2013226星期二 农历正月十七English | Pусский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注册 | 登录

官方微博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视点

中亚:极端主义爆发的下一个触点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9日 10:38 来源: 作者:zhongya

中亚正遭遇来自两个方向的夹击,一个是本地区人员经过境外培训回流实施袭击,另一个是受极端思想侵染、土生土长的极端分子。

当地时间8月30日早晨,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门前发生爆炸。长久以来人们对中亚地区的安全隐忧变成了现实。经过约一周的调查,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称,袭击者是一名在叙利亚接受恐怖袭击培训的维吾尔族人,持有的塔吉克斯坦护照上显示的名字叫佐伊尔·哈利洛夫。

一向平静的哈萨克斯坦今年6月也发生恐怖袭击。在斋月开始的前一天,一个由25人组成的团伙抢劫了西部经济文化中心阿克托别市的两家武器商店和一个军队驻地。哈萨克斯坦全国进入反恐黄色警戒状态。

此后,哈国陆续有极端分子落网。8月18日,阿拉木图有4人涉嫌策划恐怖袭击被捕;31日,21名恐怖分子在西部靠近俄罗斯的地区被捕。

俄罗斯托木斯克国立大学的中亚问题学者尤利娅·朱奇科娃对《财经》记者分析,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指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一个是本地区人员经过境外培训回流实施袭击,另一个是受极端思想侵染,土生土长的极端分子。

《财经》记者采访的众多学者一致认为,不断恶化的阿富汗安全局势对边境管控薄弱的中亚国家,尤其是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是巨大的挑战。袭击中国使馆的“哈利洛夫”很可能就是从阿富汗潜入塔吉克斯坦,再从塔吉克斯坦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境内。

这种挑战已经不再是停留在理论上的忧虑,正在演变为迫在眉睫的现实。

阿富汗局势可能崩盘

2014年底美国率领的北约部队终止在阿富汗的军事作战任务,阿富汗的安全局势每况愈下。2015年是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阿平民伤亡人数最多的一年,达到1.1万人;同年阿富汗国民军也遭遇最大伤亡,军队战斗减员8%,另有30%的军人直接离开了岗位。

“去年阿富汗政府的声明中还能看到对未来局势有信心、有希望等字眼,今年出现更多的是‘不确定’。谁也不敢断言阿富汗局势多久会崩盘,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很久。”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伊万·萨弗兰丘克对《财经》记者称。

2015年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境夺取了23个省的实际控制权,其中17个位于该国北部的省份——这里与中亚五国中的三个国家直接接壤,分别是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乌阿边境相对比较稳固,乌兹别克斯坦拥有中亚地区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去世不久的总统卡里莫夫在位期间颇为重视对南部与阿富汗接壤地区的防范。

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的边境状况最令人担忧。阿富汗北部有四个省份与塔吉克斯坦接壤,分别为巴尔克省、昆都士省、塔哈尔省和巴达赫尚省,其中昆都士省和巴达赫尚省是非法武装分子极度活跃的省份。昆都士省省长去年称大约有7000名非法武装分子在该省活动,并且正在向东北部省份发展。

塔阿边境是阿富汗毒品流向中亚和欧洲的主要通道,这给该地区武装分子提供了稳定的资金来源。塔政府官员和边检人员也可以从毒品走私中得到远超工资的丰厚收入,塔吉克斯坦官方因此无意封锁与阿富汗的边境。

土库曼斯坦的边境也不容乐观。

自从独立以来,中立国立场让土库曼斯坦在很多情况下免于卷入地区纷争,土库曼斯坦因此坚称与阿富汗边境“不存在任何问题”。但实际情况是,从2014年起不断有土库曼斯坦边境军警遭袭身亡。今年5月-6月间,共有21名边防军士兵的遗体被运送给亲属认领。

这些袭击事件很有可能是盘踞在阿富汗北部的一些伊斯兰极端组织所为,而非塔利班。“塔利班直接攻击中亚国家的可能性不大,其目标是夺取阿富汗政权,需要与周边邻国保持良好关系。塔利班在1996年-2001年当政期间,也与中亚各国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外交关系。”萨弗兰丘克对《财经》记者说。

去年10月,土库曼斯坦边防军与一伙约70人的塔利班武装相遇,土库曼斯坦表明中立立场后,塔利班武装表示了尊重,双方没有发生冲突。

由于这一地区的封闭性,外界很难道清在这里活动的极端组织名目;但清楚的是,土库曼斯坦无力独自应对这些威胁。今年6月8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首次访土,俄罗斯媒体报道称,土库曼斯坦同意接受俄罗斯的军事援助并从俄罗斯购买武器。

边境局势恶化给中亚国家带来的最直接影响是武器和毒品走私、极端分子的渗透,并建立起地下招募和训练中心。

吉尔吉斯斯坦官方称,2015年有40名该国公民从叙利亚返回,参与同“伊斯兰国”有关的恐怖组织在吉的宣传和招募活动并将其派往战区。

如果阿富汗局势未来彻底失控,中亚还会面对大量难民。阿富汗人口中约有27%为塔吉克族,9%为乌兹别克族。

除这些直接影响以外,“阿富汗还是中亚国家潜在的极端分子观察外部世界的一个窗口”,社科院中亚问题研究员苏畅告诉《财经》记者。这些潜伏的人员可以通过网络、地下讲经点等途径接触到极端思想,但是仍然需要现实世界的鼓舞,“中东或许离他们有些遥远,阿富汗则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观察窗口”。

社会问题被强人政治压制

强力部门的严厉反恐措施让部分潜伏的极端分子露出水面。2014年8月、2015年5月“伊斯兰国”旗帜两度出现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之后执法部门抓获了参与“伊斯兰国”活动并在乌招募成员的乌公民。此前,一名18岁的青年因散发“伊斯兰国”传单被判9年徒刑,他在网上认识了极端组织人员,接受“伊斯兰国”的任务制作传单和旗帜,报酬为1000美元-2000美元。

2016年5月,塔吉克斯坦内务部称,在杜尚别阻止了一起由所谓的“伊斯兰国”支持者发动的代号为“红色婚礼”的恐怖袭击。

与1999年-2001年的高峰期相比,中亚地区近期的恐怖主义活动并不算十分活跃,这主要得益于中亚各国执法部门都采取了强硬的反恐措施。“但强力手段无法根除恐怖主义产生的土壤,反而使潜在的恐怖分子隐藏得更深,更难被发觉,他们一旦采取行动,会更具突然性。”萨弗兰丘克分析称。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的恐怖袭击事件正是如此。

继6月阿克托别的恐袭事件之后,哈国经济中心阿拉木图市7月18日又发生独狼式枪击。出于对此前入狱两年刑罚的不满,一名26岁的年轻人“向警方进行报复”,共造成4名警员、1名军人和1名平民死亡。这次事件被定性为刑事案件,但哈萨克斯坦却因此延长反恐警戒期限至明年1月15日。

哈总统战略研究所所长叶尔兰·卡林称,“对整个中亚,尤其是哈萨克斯坦而言,渗透和蛰伏在我们社会中的极端团体及其思想所带来的威胁一直以来被社会忽视了。正是这种忽视,导致了社会秩序开始遭到挑战。”

伊斯兰极端思想在中亚地区的抬头夹杂着历史和现实原因。

苏联时期对中亚地区的伊斯兰教进行了严格管制,独立后中亚国家需要寻找与苏联时期不同的民族身份认同,伊斯兰复兴运动顺势成为纳扎尔巴耶夫、卡里莫夫等中亚领导人寻求广泛群众支持的重要手段。

整个中亚地区有70%以上的人口信奉伊斯兰教,但该地区从来不是伊斯兰极端思想的顽固堡垒。

因此尤利娅将当下的极端思想解释为,“这些以宗教信仰冲突为表象的事件背后往往有对现实生活不满和狭隘民族主义的影子。所有反西方、反俄的社会情绪都通过极端的方式表现出来,被官方纳入到恐怖嫌疑分子的行列。”

中亚现实的社会问题往往被强人政治的体制所掩盖。但随着老一辈领导人逐渐老迈和逝去,国家对社会的强力控制还能持续多久还是未知。

在乌兹别克斯坦,官方失业率为5.4%,但实际可能高达20%。年龄在25岁以下的人口超过1200万,占全国总人口的40%——阿拉伯之春中的埃及、突尼斯等国都有着类似的人口结构。

对于减贫、创造就业至关重要的中小企业在乌兹别克斯坦却一直受到排挤,无法健康发展。在国际透明组织发布的2015年度“全球清廉指数”里,乌兹别克斯坦在168个国家中排在第153位。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6年营商环境报告中,乌在103个国家中仅列第87位。

哈萨克斯坦虽然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遥遥领先于中亚其他国家,但受俄罗斯与西方对抗的地缘政治危机冲击,前几年一直保持的6%的平均经济增速在去年急跌至1.9%。2016年的情况更糟,上半年的增速仅为0.1%,欧亚复兴开发银行对其全年经济增长的预测仅为0.2%。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提出了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非资源化转型的应对方案,但在短期内效果难以显现。

今年4月-5月间,土地改革方案引燃了积攒已久的社会矛盾,抗议浪潮在哈萨克斯坦各地爆发。负责落实政策的土改委员会成立后,抗议中的热点——外资是否获准购买土地以及哈政府是否存在倒卖土地的嫌疑被边缘化,人们更加关切如何高效利用和分配本国土地的国内土地矛盾。

这两个中亚大国是中亚地区安全稳定的重要支柱。哈萨克斯坦是中亚的最大经济体,为其他国家劳工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乌兹别克斯坦则拥有本地区最大规模的人口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中亚国家社会经济转型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也同样是极端组织的可乘之机。”尤利娅说,“当一个国家,例如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处于极度贫困的状态,沮丧、仇恨、悲哀等情绪就会蔓延,并可以很轻易地转变成政治暴力运动。”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登录名: 密码:

版权所有:中亚新闻网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备案号:京ICP备1301027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806号